当前位置: 首页 > 知产

商场电话亭KTV唱歌新体验,但涉嫌侵权咋回事

  • 作者:法律帮帮 发表时间:2021-06-10 10:05:15

唱歌作为一种重要的娱乐形式,已成为人们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伴随着轻娱乐时代的到来,音乐消费形式也在悄然发生变化,基于移动互联平台、满足用户碎片化音乐娱乐需求的音乐消费方式不断涌现,产生了一系列音乐版权纠纷。

电话亭KTV火了以后,却因为版权的保护而成为了被告。

朋友们,找个新K歌的好地方吧,那里有个私人录音室的Feel(感觉)。这个备受“90后”们赞誉的“私人录音棚”,即电话亭KTV,设备十分精良:一台触摸式歌唱机,两套耳麦,两个高脚椅,一个玻璃房间,其外形就像一个固定电话亭。用户只需花上10元左右,就可以随时随地高歌一曲,还可以将录制的音乐作品分享到社交平台。这类音乐消费方式极为流行,瞬间便遍及各大商场、游戏厅、电玩城等场所,但记者发现,其背后却存在着音乐版权的问题。

日前,某音乐著作权人发现,福建厦门某大型商场游戏厅的电话亭里,KTV擅自播放了217部该公司享有的音乐作品,供消费者点唱,但没有得到授权。本音乐版权公司认为商场游戏厅经营人和电话亭KTV经营者侵犯了其对音乐作品217件的放映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商场游戏厅经营人和电话亭KTV经营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和合理开支。

购物中心游戏厅经营者认为,自己为迷你自助K歌房无偿提供场地,不参与经营,不与他人分享利益,也没有审查作品的能力和义务,因此不应承担侵权责任。公用电话KTV经营者认为,他们已经向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下称音集协)支付了版权费,不应该对此负责。

法庭审理后认定,尽管电话亭KTV经营者确实向音集协支付了版权费,但经许可使用的作品中并没有涉及涉案音乐作品。法庭认为,KTV经营者未经授权擅自为涉案音乐作品提供点播服务,侵犯了KTV音乐作品的复制、放映权利。而且没有证据表明涉案音乐作品是在网络上播放的,而且不同KTV包厢的设备侵权曲目不一样,说明不同包厢之间的音乐作品相对独立,并非来源于同一来源的网络传播,因此不能支持音乐版权公司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主张。与此同时,商场游戏厅并不是涉案音乐作品设备的安装和运营人,也不能直接受益,它只是提供场所,并不知道该设备上的歌曲是否侵犯了著作权,也没有从审查中发现,因而无过错,不承担侵权责任。

最后,法院判决电话亭KTV经营者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停止播放涉案217部音乐作品,并赔偿3500元(包含合理的费用)给音乐版权公司。

K歌软件让你比想像的更“会唱歌”,但却陷入了诉讼。

一款手机,一款迷你麦克风,在小区广场甚至家里的客厅里,都可以享受到与KTV包厢相媲美的歌唱体验。若唱得好,还可以成为朋友圈的“擂主”,就算五音不全,也可以成为技术辅助的“麦霸”。现在,各种手机K歌软件不只深受年轻人的喜爱,就连大爷大妈也“疯了”。但在市场认可的情况下,也有因音乐作品授权问题而闹上法庭的手机K歌软件。

一家名为“北京科技公司”的手机K歌软件已经被开发出来,它可以提供大量在线音乐播放、点唱服务,包括一些著名音乐家的音乐作品。经该音乐家授权,后某公司开展维权活动,认为该科技公司在未经合法授权的情况下,出于商业目的,利用其经营的手机K歌软件传播该音乐家的部分音乐作品,侵犯了音乐家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等权利,遂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其赔偿经济损失和合理费用。

这家技术公司认为,自己作为K歌软件的经营者,没有能力接触相关音乐作品的作者、自己的关联公司已经与管理音乐作品的官方机构--音集协签订了一项授权合作协议,并支付了相应的费用。如所涉及的音乐作品是由音集协管理的,则其已获授权,可以使用。如所涉及的音乐作品不在音集协的管理范围内,则音集协有责任与版权方联系并支付使用费。因而自身无主观过失。

法庭调查发现,音乐家的确是涉案音乐作品的词曲作者,原告公司拥有音乐家的合法版权。尽管音集协是我国著作权法明文规定的音乐作品集体管理组织,但并不是对所有音乐作品进行全面管理,其管理的前提必须是获得著作权人的授权。乐手们不能把他们的音乐作品授权给音集协管理,因此,即使与音集协和科技公司签署了授权协议,他们也不能把相关音乐作品包括在内。但科技企业、音集协、K歌平台等方面存在的版权问题,则由音集协来承担责任,协议双方均无约束力,无法对抗音乐人维权。

最后,法院认定,作为一家在线K歌软件的运营商,该技术公司既没有音乐家的授权,也没有付钱给音乐家,擅自将音乐家享有著作权的音乐作品用于K歌软件的使用,侵犯了音乐家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鉴于乐手们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自己的损失,也没有从技术公司得到任何好处,因此综合考虑了以下几个因素:歌曲的知名度,科技公司通过关联公司与权威管理机构签订的授权协议,主观过错程度较小,法院判决科技公司停止在K歌平台上使用涉案音乐作品,以及音乐家的经济损失(包含合理费用)总计10,000元。

音乐作品著作权混乱丛生,需要多方协调规范。

电话亭KTV、K歌软件等音乐消费形态可能在某些人看来似乎并不存在太多的版权问题,但实际上却与知识产权有关,如放映、信息网络传播权等。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民三庭法官李缘缘认为,当前,音乐作品侵权现象严重,严重阻碍了音乐产业的健康发展,不能任由其发展。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造成的侵权,都会涉及到版权人、使用人、消费者等多个方面,要想使侵权得到遏制,就需要多方协同协作。

注意思考。

轻娱时代的音乐作品侵权多发,亟待关注。

伴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人们的娱乐方式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快时尚、轻娱乐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部分娱乐产品从抓住消费者消费需求的时间碎片出发,推出全新的娱乐消费方式,形成了巨大的流量。但在成功商业模式的背后,其野蛮生长的状况同样值得关注。自2021年起,思明区法院受理了近200起新型音乐消费侵权案件,呈上升趋势。这类案件的诉讼主体从传统的实体店经营者、音乐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等,转变为多元化的音乐在线平台、独立音乐人等权利主体,涉案作品的范围比以往更广,而当下最热门的网络歌曲也多成了侵权对象。

产生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侵权成本低、获利空间大,而相应的维权成本较高。被侵权者若要维权,起诉过程繁琐、耗时,而且即使提起诉讼,也未必能得到更高的赔偿。许多被侵权者因此不愿意采取维权措施。这样,侵权人就更具有欺骗性,侵权行为也就更严重。另一原因是公众对版权认识不足。音乐作品的创作与消费形态随著移动连结技术的发展而改变,其门槛降低,很少人会在音乐消费中考虑音乐作品真正的权利人是谁,而使用这些音乐作品是否需要获得权利人的同意。而且有些经营者或平台为了降低运营成本,吸引消费者,就会故意忽略版权问题,往往抱着“先用后看”的心态,万一侵权后再进行版权纠纷处理。

在当前情况下,加强版权意识尤为重要。同时,它也是音乐版权乱象逐渐消退的基础,只有全社会都更加重视对音乐版权的保护,通过完善版权管理制度,建立行业规范等一系列切实可行的措施,才能保证作者从作品中获得合理的经济收入,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创作,促进更多优质作品的制作与传播,逐步减少侵权乱象的产生。

有关的执法部门也应该积极履行职责。有关的监管及执法部门应加强对侵权行为的管理,构建严格的责任承担和实施保障机制,集中治理侵权乱象,尤其是加大赔偿力度,使侵权人的违法成本明显提高,从源头上遏制侵权行为。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